文章故事
首頁 | 愛情文章 | 親情文章 | 友情文章 | 生活隨筆 | 校園文章 | 經典文章 | 人生哲理 | 勵志文章 | 搞笑文章 | 心情日記 | 英語文章 | 會員中心
當前位置:文章故事>原創文章>親情>文章內容 經典美文欣賞

海龍灣畔話石臼

作者:劉乃玉 來源:文章閱讀網 時間:2019-09-11 10:40 閱讀:

  1

  日照之美,大多集中在黃海之濱,是正在全力打造的中央活力區的龍頭。市區海濱南端有一個灣,是最近才叫響的,開始叫月亮灣,后來又叫海龍灣,是老石臼人對這個海灣的親切稱呼,也許她的風景在市區海濱不是最好的,但她充滿詩意的蜿蜒已悄悄貼近了港口棧橋,將來還要向西延伸,對接石臼老街、港口國貿中心,她的美新鮮而驚艷。

  把海龍灣緊緊攬抱在懷里的,是市區南端的石臼,一個讓南宋大將李寶視死如歸、折箭為誓、置死地而后生、獲得和岳飛與韓世忠齊名的地方,也是一個讓明代庶吉士、清順治進士葉先登筆下油然而生“滄溟極望接天遙,萬里長風送曉潮”的地方。這里有姜太公隱居的“東呂鄉”和釣魚的“棘津”,也有戰國時期的“泯王臺”,還有西南隅岸的“八仙石”、東南岬角處的 “鬼動石”和被皇封“佑順侯”的龍神廟、廟東南的“海上碑”……

  要說市區海濱的美,驚艷了時光里的黃海灘頭,那石臼則舒展開了柔韌的臂搏,擁灣向海,展現出了那魅力的一抹藍。我的家就安在這一抹藍里的海龍灣畔,一座經略海洋活力迸發的城市,我每天都要從海濱四路出發,穿行在這里的大街小巷。于是石臼在我心里的熟稔,就來源于我生活在海龍灣畔的每一寸時光。

  2

  一座城因南宋一位大將的行為而命名,大將又因石臼神挽救了一個王朝,這用在矗立于石臼嘴端石盤的龍神廟身上,是最恰當不過的了。“草草春秋潮有信,茫茫日月眼無邊。碁分島嶼煙含翠,光燦琉璃碧浸天。”在北風正盛的十月下旬,南宋大將李寶率抗金水軍長途奔襲,抵達黃海石臼島,從金水軍中前來投誠的漢族簽軍中得知,欲大敗金水軍須用火攻之策,而眼下剛勁的北風正打消著他的這個念頭。

  部下引領李寶來到龍神廟,見院門刻有“長、朝”二字對聯,他心里充滿了底氣,于是沐浴熏香,長跪在廟內石臼神前,禱告不已,此時有風從戰船柂樓吹進來,如鐘似鈴響徹在大殿內外,風向瞬間改變,眾人齊跪喊“龍王神靈應”。李寶隨即率水軍北上靈山衛東南的唐島,有南風相助,以綁火藥箭簇、霹靂炮等遠程火器,夜襲金軍艦船,金軍船隊成為一座座漂浮在海面上的“火山。

  大破金軍后,李寶回師途中屯兵石臼島,看見堅硬的花崗巖石上有很多“臼”狀石坑,就下令以此“杵米”做飯,深得將士稱贊。李寶再次去龍神廟拜謁石臼神后,對身邊當地的官員說,此地就稱石臼吧。當地官員長揖拜禮說,將軍保我朝安穩,此地又得賞名,真乃甚幸。回朝后,李寶向皇帝稟報,拜謁石臼島龍神廟,石臼神顯靈,北風瞬間轉南風,助攻金水軍。高宗甚喜,加封石臼神為“佑順侯”,并賜龍神殿以“威濟廟”之名。

  如今,萬平口景區潮汐塔底部的那座海戰館,早已對游客開放,它敘說的是火器應用于戰爭的第一次中國古代大規模海戰,采用古代海戰兵器、遺留物、戰船模型、圖片、史實資料、沙盤、雕塑等多種表現形式,再現了當年唐島宋金水軍大戰全過程,和瀉湖畔異光流彩、聲光電相融合的“日出東方•海之秀”一樣,引起了外地游客對吸取石臼文化豐富營養的莫大好奇心,紛紛爭相觀看,品咂陶醉其中,不知歸途。

  館內影院四維立體動感電影放映時,震動、墜落、吹風、噴水、噴氣、光電等動作,隨故事情節的變化而變換,完全把游客與電影溶為一體,讓游客感受“視覺、聽覺、觸覺”相結合的全方位感官刺激,奇特魅力在于強烈的現場感與真實感,片中的一切觸手可及,仿佛可以摸到李寶的盔鉀、戰船的桅桿、起火的箭簇和花崗巖石上的“碓臼”狀石坑,聞到戰船在“火海”里熊熊燃燒的火油味兒。看完電影,還可以登上潮汐塔觀光,“登上蓮花臺,好運自然來“,在帶來好運的同時,還能站在高處感受一下大海的蔚藍與壯闊。

  3

  如果說龍神廟里的石臼神,因李寶的拜謁祈禱,而讓當地獲得“石臼”的賞名,并得到皇帝的加封,親筆賜匾額,名聲大震遠播,那“成章燈塔”和“華北船王”更是石臼繞不過去的歷史文化載體。從賀郁芬女士的著述里知道,我居住的海濱四路,竟是“華北船王”賀仁菴的出生地。走過四季變換,幾乎每天我都騎著自行車,穿行在石臼的大街小巷,就是為了尋找賀郁芬女士筆下描繪的“華北船王”的背影。

  循著賀女士書中的描述,當自行車在海濱二路和連云港路交界處,往東約二百米的南面停下來時,我看見了一排經年的黑磚瓦墻兩面斜頂的平房,這是賀女士父親賀仁菴購置土地后建造的“長記輪船行“的倉庫。原來呈四合院形狀,四面各有一長排房子,用花崗巖打了地基,每間屋子原本都是大通間,用木頭梁柱支撐天花板,屋頂用的是當年中國北方唯一的一種黑色屋瓦,墻面用的是深土色的磚,室內鋪了水泥地,中庭是個泥土地面。眼前僅存西屋和北屋一隅。

  這處四合院倉庫的興盛,是“長記輪船行”在清末民初獲得長足發展的結果。清光緒三十年,石臼所人李開榮首創“公順福”商號,發展海運。民國中期,以賀仲伍為代表,在青島開設了“長記”輪船公司,之后兒子賀仁菴繼承,在華北各口岸設代理行或代辦人,在青島館陶路設“長記分行”,在石臼經營長春、得春、迎春、承春、江春等五條商船,總載量一千五百余噸,適應貨運存儲需要,建立了這座大型貨棧,一舉成為華北“船王”。

  “江淮紅粟達神京,轉運都由石臼行。”海運業的發展,彰顯出了“長記輪船行”倉庫的重要性,用現在的話來說,倉庫成了一個物流中心。不僅用來存放本地客戶準備運送到其他地區的貨物,還存放著從別處運來等待客戶提取的貨物,有南北雜貨、糧產、華洋百貨和民生用品等。發揮物流中心作用的“長記輪船行”倉庫,像一臺高速運轉的發動機,帶動了當地商貿業發展。

  石臼所相繼開設商號七十余家,旅店三十多家,娛樂場所二十余處,小鋪店百余家。資產雄厚的商號在莒縣、沂水、諸城等地爭先恐后地設立商莊,大量收購農副產品,聚運至石臼所海口外運,每年秋季,木輪小車、驢伙、馬幫及駱駝等裝運貨物絡繹不絕。夜間各大商號燈火通明,攤販叫賣、車馬往來,嘈雜不息,石臼所成了“不夜之城”。

  因為有熟人介紹,我騎的自行車順利通過港口門衛,來到了一公司食堂東側。在這里看到了賀女士描述的一座由花崗巖構成、橫紋黑白相間、錯峰拔高、呈八角形的四層燈塔。它的建造,離不開“華北船王”賀仁菴的努力。商貿業的發展,讓石臼成為魯東南沿海主要通商口岸和物資集散中心,但被巨匪劉黑七盯上了。

  土匪大兵壓境,威脅著賀仁菴。作為石臼商會會長,他立即向時任東北海軍總司令兼青島市特別市長沈鴻烈求援。沈市長派出的軍艦抵達石臼后,因為需要靠岸,就用探照燈對石臼進行了照射。這一通“電光”,石臼的夜空如同白晝,劉黑七不明白怎么回事,軍師說這是探照燈,軍艦上的“千里眼”,人家的增援部隊來了。

  劉黑七這才緩過神來,不知海上來了多少軍艦,嚇得連夜跑了。為回報沈鴻烈的恩德,加上“石臼欄”“胡家欄”“桃花欄”“霸王邊”等海中礁石影響海運,賀仁菴采納了眾民商團的建議,用民商團體捐資感謝沈鴻烈而被其婉拒的資金,在東南隅三面環海之礁石上,建設了這座航標燈塔。還是為了感謝沈鴻烈,燈塔取名他的字“成章”,發光儀式上,沈鴻烈委托其秘書出席慶賀。

  風雨滄桑八十多年,“成章”燈塔依然穩如泰山,雖已退役,但和“華北船王”并肩,見證著港口從一個小漁港到億噸強港的巨變,也見證著石臼從一個海角小鎮到現代化城市的蝶變。

  4

  世人都知道石臼海口,金沙灘柔似少女,礁石岸剛如彪漢,但很少有人知道海口有內外之分,特別是內海口,還有南北之分。北為萬平口,滿潮海水漫延可達七公里,口內可停泊大小漁商船只上萬艘,萬平口海岸為沙阡。沙阡北起萬平口北端,南至石臼嘴,是石臼海口的天然屏障。南為西江口,是由石臼嘴岬角與奎山東延處形成一個天然環抱,不僅海面平闊,船行方便,而且浪小波平。

  清末民初,西江口每日舟船往來不絕,漁商云集。龍神廟東南,明朝真定府同知、日照人申安書寫“海上碑”兩幢:一曰“天風海濤”,一曰“萬派潮宗”。這里的奇石、礁灘、古泉、懸崖,在漫長的歷史變遷中,被賦予了令人神往的傳說。

  “釣魚臺”是位于海口東南沿岸處的海中礁石,頂端礁石平整,約三十平方米,姜子牙常以直鉤在此釣魚,并以愿者上鉤自詡。釣魚臺西邊,有一塊光滑石板,宛如椅狀,是姜太公釣魚小憩所坐的“神仙椅子”。

  “八仙石”也是海中礁石,位于西江口稍南,由多塊巨大巖石壘疊而成,高四米許,周長二十米余,漲潮時仍露其頂,四周環水,距岸近處僅五米,有仙人臥跡,張果老、呂洞賓、何仙姑等八仙東游,經由此石過海到達蓬萊。

  “豹虎崖”是八仙石北邊西江口處的臨海懸崖,全長二百米,高處達十米有余,坡勢陡峭,路峻林密,下邊水深浪靜,早年為天然漁船停泊處,中部有多處縫壑石洞,古時多有虎豹出沒。崖東端奇峰突兀,險惡森嚴,巖石逞褐色,俯視大海,被稱為“閻王鼻子”。

  龍神廟東邊的“神井”,又叫參水,原為“廟圈處”近海泉池,后有人砌石為井,井深兩米半,清澈見底,漲潮即漫,潮退即現,水尤甘甜。井中之水取之煮茶,味醇香;用之做豆腐,多出且豆香濃郁,鮮嫩味美。若逢云高氣爽,風平浪靜,登奎山向東眺望,能看見此處有兩個紅衣小童(參孩)玩耍,井水又稱參水。

   燈塔以東有兩塊緊靠的巨石,被稱為“自動石”,又名鼓蕩石、鬼動石、龜動石,在石臼島中,隨潮撞動,以小石投縫中,頃刻而碎。巨石高達兩米許,頂面各一百余平方米,間縫十厘米左右,其動聲如洪鐘,如適東南大風旺汛,鼓蕩之聲可傳五里。清光緒八年濤雒人丁守存題書“天機鼓蕩”,在龍神廟前,又書“石壁千尋,陡入海下,傳為龍窟,瀾翻淵葶,殊駭人目”,皆敕石以志。

  這是人間最美的景色,更是人與自然的和諧。在這里尋得一處靈感,就能洋洋灑灑書寫石臼的大美華章。

  5

  提起石臼的標志,老街自然當仁不讓。老街,是老一輩石臼人與自然相親相愛的結晶。在海濱二路南頭不足千米,上世紀八十年代人民公社時期,只能算是一條胡同,一條土路,寬也只有三四米,兩旁大都是窮苦漁民用“海石”蓋的用來防臺風的低矮平房,現在仍矗立在十字街上的那座一百多歲的海石房,是一個富裕家庭的所在。

  按照老石臼人的回憶,我努力尋找十字街周圍的石板街。“十字街”上的石板,就是用建房的海石經過加工而成的,這條光滑的石板街通往老城的南門外,然后往東南一直延伸到海邊的魚碼頭,它彎彎曲曲,北高南低,延伸和緩,雖只有五六百米長,三四米寬,但是漁民從碼頭往返“十字街”的要道。如今已“名存實亡”了,它的影子也只能存在于石臼老一輩人的記憶中。

  石板街上流逝的時光,穿行著像挑夫一樣的漁民,將一筐筐滿滿的鮮活海味,重重地擔在肩上,扁擔隨著穩步的節奏,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響,身后留下了點點滴滴晶瑩的水珠,補充著石板上的水漬。漁民腳下的石板,厚度僅有十公分左右,當時很有棱角,可經過人為的腳磨車碾,與自然的風化水蝕,塊塊石板已經失形走樣,光滑的表面難掩破損的痕跡。

  如今改造后的老街,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騎行在連云港路或天津路上,我看見新修的筆直而平坦的瀝青路貫通東西,人行道用彩色混凝土罐澆而成,街道兩旁的路燈,在夜間把老街照耀得如同白晝,原來的早市及各小門市部,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統一建成了幾千個攤位的室內大型綜合市場,出入市場的行人和車輛,日夜川流不息,車水馬龍。

  改造提升中的市場,以“石臼老街”為主題,充分挖掘老石臼所的歷史文化元素,打造海文化一條街,繁榮“漁舟唱晚”夜市,內涵和品質已名噪半島城市群。回到家里,我喝著茶水,不禁掩面沉思,老街孕育了三十多年的市場,印記了石臼城市的商業符號,這是祖先氣息呵護的三十多年,是石臼老一輩人身影清晰的三十多年。

  這三十多年,市場的成長壯大,在老街里有收藏。每一年,都有歷史的漣漪;每一步,都有現實的光影。

  6

  石臼的美,在于海龍灣畔的自然靈動。千百年來吸引著葉先登、厲愿、施潤章、方正玭、丁士一、宋佩玉等官宦名商、文人墨客,留下了許多瑰麗詩篇,“山客初來海上沽,醉聆奇異祈天吳” 、“我欲騎龍海上飛,沃焦沙暖碧桃肥。”更在于石臼人的富有潛力的創造性,港口東煤堆場搬遷到南港區,成為全國首例退港還海工程,四十六萬平方米的海龍灣沙灘,恰似一條“金腰帶”,回歸到了石臼的懷抱。讓海龍灣的那一抹藍,世代造福石臼。

  海龍灣南端的活力區,已經規劃建設郵輪停靠港,預留高鐵直接進入郵輪港的條件,實現郵輪與高鐵的零距離換乘,可快速到達曲阜、泰安等山東優質旅游資源地,打造精品郵輪旅游線路。在月牙形的棧橋東端,復原了五層的“成章”燈塔,即將發光指引航向。有“冉冉升起的太陽、黃海明亮的眼睛”之寓意的“黃海之眼”,橫跨在緊傍石臼的萬平口瀉湖出海口,成為升起在石臼海濱的一道靚麗彩虹。

  如今,騎行在黃海之濱,放飛心情,放飛自我,盡在海龍灣畔的那一抹藍。我期待著有一天,站在海龍灣畔這讓人神往的一抹藍里,看見一個發出滴著水聲的旭日火球,很驕傲地搖一搖,抖一抖,躍起在大港的早晨,從海天一線的霞光里,駛來幾代石臼人“擁灣向海”的宏大夢想

  2019/09/10


上一篇:《倘若余生安好》   下一篇:沒有了
用戶名:(新注冊) 密碼:
[收藏本文]
發表讀后感:
本欄隨機推薦文章
·懷念父親
·爸爸,您是個說謊的老頭子
·老屋
·懷念我的父母
·清明
·媽,想和你說說話
·五叔婆的一天
·折騰你的都是親人
·生命悲歌
·我和爸爸有個約會
·父母與子女的代溝,需要雙方一起
·良好的生活習慣將影響孩子的一生
相關短文
·《倘若余生安好》
·紙醉碎筆——羈絆
·《后怕》陳云
·律師
·在岔河看見親情
·二姐和三姐
·父親在遠方
·懷念父親
·《滋味》浪小雨
·泉•河•莊的
·大店訪古
·父母給你的愛,并不是理所應當

Copyright © 2007-2014 文章閱讀網 版權所有.情感文章,散文隨筆,美文故事在線閱讀
一本久道热线在线 视频_欧美日本一道免费手|2018日本高清国产 青青青草网站免费观看手机青青在线观看国产青青免费观看免费 免费国产亚洲视频在线播放,亚洲视频在线观看2018,av无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