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故事
首頁 | 愛情文章 | 親情文章 | 友情文章 | 生活隨筆 | 校園文章 | 經典文章 | 人生哲理 | 勵志文章 | 搞笑文章 | 心情日記 | 英語文章 | 會員中心
當前位置:文章故事>原創文章>親情>文章內容 經典美文欣賞

說說我的姥爺

作者:劉書章 來源:文章閱讀網 時間:2019-09-20 09:06 閱讀:

  姥爺在我的記憶里好像是一個模模糊糊的影像,卻又時時突然清晰起來;我只是在幼年時和姥爺見過幾次面,可是對姥爺卻有著殷殷的思念和濃濃的情意,還有,我的大名還是老爺給起的呢……

  

   初見姥爺

  從我咿呀學語的時候,母親就常常給我講述關于姥爺的事情,例如姥爺家是鄉村里三輩子教書先生啦,遠遠近近村莊里人有什么紅白大事都請姥爺去寫字主事啦,姥爺家里有一大箱子繡像本的古書啦等等。另外,母親常常給孩子們講的故事中,鄭板橋在濰縣當縣令的故事,濰坊城里一條街上出了兩個狀元的故事,被嬌慣了的孩子受到暗算的故事等等,母親講,這都是她在孩提時代聽姥爺講的故事。但是,非常遺憾的是,盡管姥爺本身是“教書匠”,但是自己的幾個女兒卻沒有一個讀書識字的,因為那時人們的觀點是“女子無才便是德”,說女孩子讀書是沒有什么用的。

  上個世紀五十年初期的一個夏天,那時我還是一個學齡前的孩子,母親突然對我說要帶我回老家,我真有說不出的高興,因為我終于可以看到心儀已久的姥爺了,雖然聽母親講,姥爺先前曾經到過青島,只是那時我還小,并沒有留下什么印象。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坐火車,盡管火車風馳電掣地奔馳在齊魯大地上,房屋、樹木、河流飛快地倒退著,我還是嫌火車太慢,正當我不耐其煩的時候,發現火車漸漸緩慢了,并且咣當一聲停了下來。下車后,等在車站上的三姨和大表哥老遠就喊著母親……后來在城里三姨家,吃了一頓我至今記憶猶新余味不絕的面條后,三姨夫叫了一個農人,用獨輪小推車推著母親和我到鄉下的姥爺家去。

  小推車在鄉間小道上行進著,正是滿野青綠、果實累累的大好時節,不久,在夕陽西下,晚霞滿天的時候,我們來到一個村莊前,老遠看到一位老者佝僂著身子站在那里,母親遠遠地就看見了,對我說:“那就是你姥爺!”走到跟前下了車子,當姥爺拉著我的手叫著我的名字時,我抬頭看了一眼,姥爺給我的第一印象竟然是那一頭齊耳的斑白披發,清癯的臉龐上架著一副老花鏡,只見他滿臉笑容地說:“快回吧,你姥娘正在家里做飯呢。”

  姥爺家就住在村子東頭,推門進去,院子里有一個很大的水缸,院子寬敞而潔凈,沒有太多的雜物。先前聽母親說,老娘是一個出了名的很勤快很能干的女人,我想,這院子一定是老娘拾掇的。幾間土屋排列在院子里,當姥爺領著我走進正屋里面的炕屋時,我一眼就看到窗子邊的土墻上貼著一張泛黃的紙張,上面畫有一叢竹子和一方山石;窗子的另一邊是一張模仿鄭板橋“六分半”字體的字幅“難得糊涂”。現在回想起來,以畫竹石稱絕的鄭板橋當年曾經在濰縣當過幾年縣官,像我姥爺這般儒生一定是會大受其影響的。而在姥爺的影響下,后來回青后,我居然也畫過幾張竹石蝦魚圖呢。

  第二天午飯前,我看到姥爺興沖沖地從外面提著一只水罐進門,并喊道:“快找一只盆子來!”姥娘連忙拿出一只泥盆放在院子中間,姥爺把罐子里的水倒進盆子里,我趕忙蹲下來看,只見幾只小青蝦在水里一伸一曲地游動,好可愛啊!幾天后,姥爺屋子里的土墻上又多了一張畫著小蝦子的圖畫,竟然和水盆里的那幾只一摸一樣。姥娘指著畫對我說:“看,你姥爺干活不中用,就會弄些沒有用的玩意兒!”她老人家哪里懂得姥爺的雅趣呢,再說姥爺幾代人都是靠教書吃飯,農活有點疏忽也是情理中的事情。不過,不滿的姥娘還是有一點寬慰的:“你姥爺這輩子可沒少吃好東西,方圓幾里誰家有事情都還請他去哩!”

  一天早晨,姥娘對我說姥爺要帶我到桃園去,吃過早飯后,姥爺扛起一把鐵鍬拿起一只簍子就領著我出了門。跨過一條小河時,老爺指著一個小水灣說:“你看!”我便低下頭,呀,水里面有許多和姥爺撈的一樣蹦蹦跳跳的小蝦子啊,那水清澈得見底!姥爺領著我走上一個小山坡,來到幾株桃樹前停了下來,我想這便是姥爺的桃園了吧。我看到樹上已經結滿了桃子,老爺摘了一個用衣襟擦了擦就遞給我,然后挑著水桶澆樹去了,澆完樹便喊我和他一起抬土培樹,當扁擔壓在我的肩上時,我大喊其痛,姥爺嘿嘿地笑著說:“不受磨難不成佛,別太嬌貴啦!”干完活,姥爺從樹上摘下幾個熟透的桃子,在水灣里洗了幾下,放在一只簍子里遞給我:“回去給你娘嘗嘗!”

  過了一段時間后,我們終于要離開姥爺姥娘回青島了,母親還要回去照料孩子和家庭,幫著父親做生意,可是十幾天的朝夕相處,讓我和姥爺姥娘有了依依難舍之情。臨別前在村頭上,幾個姨舅都來送我們,還有村子里的幾個大人和小孩子,姥娘的臉上流著淚,姥爺向我們揮了揮手,叫著我的名字說:“狗子,過了年有時間跟著你娘再來!”

   姥爺的藏書

   據母親講,姥爺家里是收藏著一大箱子古書的,那是姥爺的祖父傳給姥爺的父親,又由姥爺的父親傳給姥爺的。根據母親的描述,我想那一定是一些線裝的書籍,用很薄的紙張印上字再折疊起來便是一頁,母親講有的書還帶有插圖呢。自從聽了母親的介紹之后,喜歡讀書的我就常常琢磨,這箱子里究竟是裝著一些很么樣的書籍呢。在那個年齡,什么經、史、子、集,我是一概不曉的,但是我卻知道《三國演義》、《水滸傳》、《西游記》、《三俠五義》等等,也許姥爺的那箱子藏書中就有這些書籍的插圖本吧。從此,我便急切地想能早一些看到姥爺的藏書。

   終于在上小學時的一個暑假里,我有了跟隨母親到老家去看望姥爺姥娘的機會了。還沒出發我就歡呼雀躍起來,因為不久我就能看到姥爺那箱子藏書了。下了火車又坐上汽車,下了汽車又坐上小推車,當農夫把母親和我推到村子口時,老遠就看到姥爺一邊打著招呼一邊向我們走來。走到跟前他一邊用手撫摩著我,一邊說:“狗子都長得這么高了!”母親說:“叫姥爺!”我喊了一聲“姥爺!”

   第二天早晨,在姥爺家吃過早飯,母親便和姥爺姥娘閑聊起來,母親看到站在一邊的我,突然問姥爺:“爹,狗子一直想看看咱家那一箱子書呢。”“書?啊——”姥爺似乎面有難色。母親忙問:“怎么,沒有了?”“有、有——”姥爺這才解釋,書還在,只是那個箱子壓在許多雜物下面,拿出來頗不容易。“這樣吧,”姥爺說,“農閑時我收拾收拾,你和狗子過年回來再看。”母親答應著。但是此后幾年中由于家里頗忙,加之姥爺又來過青島,所以母親就沒有帶我回過老家。

   不久后,我上了中學,又不久,社會上掀起了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。有一年冬天,老家來信說,姥爺又犯了癆病了,要我母親回家看一看,但是這一次母親走得匆忙沒有帶上我。不久后母親便回來了,母親說,姥爺是多年的癆病了,缺醫少藥,又沒有好吃好喝的營養著,所以每年冬天都要犯,只是一次比一次嚴重了。可是我對姥爺的病情并不關心,卻急切地問:“娘,俺姥爺那一箱子書呢?”“書?”母親楞了一下,回過神來說:“那些書誰還敢留啊,都說是四舊,賣給做鞭炮煙火的了。”“啊——,那多可惜啊!”我的心中突然感到一種莫名的失望難過,幾乎要掉下眼淚來。我似乎看到那一本本的古籍,被人撕裂開來,然后又變成了一個個炮竹,一只只煙火……

   文革后母親又回老家看望姥娘,這時姥爺已經過世。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這次回老家,母親給我帶回來一個驚喜:“你看看那是什么!”母親指著一個小小的花布包裹對我說。當我打開這個包裹時,一部帶紙殼匣子的書籍出現在我的眼前,仔細查看,原來這是一套十二冊的《康熙字典》。啊,薄薄的太史連紙、規整的楷書、清晰的刻印……我欣喜地摩挲著,如獲至寶。母親講,也許是因為這部字典沒有放在箱子里,當年賣書時漏掉了,所以才保留了下來。

   當這部《康熙字典》剛剛來到我身邊時,我曾經常常用它查找生字,但是由于年代久遠有的地方已有些許破損,后來我便不忍心再使用它,把它束之高閣。如今,每每當我無意中看到它時,便會輕輕地把它打開,深情地看著它,這時我就會想起了姥爺,想起了姥爺那箱子已然做了煙火、在光彩中湮滅了的藏書……

   故鄉的味道

  不久前,我們小區的街道上新開了一家“濰縣火燒鋪”,一天中午我去買回幾只肉火燒吃,咬一口,一股濃濃的香氣撲鼻而來。吃著吃著,使我不由地回想起故鄉的味道,想起姥爺來……

   記得小時候我隨母親回故鄉看望姥爺姥娘,上午從青島坐火車,過晌便到了濰坊車站。早已等候在那里在城里居住的三姨、三姨夫,把我們帶回家后便趕緊給我們做午飯吃。一會兒,香氣噴噴的打鹵面便端上桌,我便迫不及待地吃起來,真可謂鮮香可口。過后我問母親,三姨家的面條為什么那么好吃呢。母親講,面條是上好的面粉和上雞蛋搟出來的,用雞湯做的鹵子里有對蝦塊、黃花菜、肉末和蛋絲,咋能不好吃。母親還講,老濰縣人吃面是很有講究的,開春吃春面,入夏吃涼面,隔三差五吃炸醬面,遇有喜事或者節令吃紅面,如果家中老人祝壽則吃長壽面,小孩子過百日,就該吃肉丸子面條了。

   吃過飯后,三姨對母親講:“今天別走了,明天叫他姨夫送你們。”第二天一早,我還躺在被窩里呢,便聽到三姨叫我的聲音:“快起來吧,您姨夫買回飯來了。”我立時便聞到屋子里充溢著一股飯香味兒,再一看,桌子上已經擺好火燒和甜沫。起床后我趕緊在桌前坐下,喝一口甜沫,甜甜的香香的而且還麻酥酥的,細細一看,里面有豆腐皮、菠菜葉、紅小豆、細粉絲和炸胡椒;咬一口肉火燒,滿口都是肉香蔥香的味道。姨夫說:“使勁兒吃,買了好多呢!還買了杠子頭和芝麻油鹽火燒,等會兒給您姥娘帶去。”于是不久后,我又在鄉下的姥爺家品嘗到了另外兩種火燒:杠子頭雖然硬一點,但是越嚼越香;芝麻油鹽火燒則是外酥內軟,非常可口。

   姥爺看我吃得津津有味,便笑了:“濰縣城里的火燒花樣多著呢,等我有時間帶你去城隍廟吃朝天鍋燴火燒,那才叫好吃呢!”盡管后來姥爺并沒有帶我去城隍廟吃朝天鍋,但是在鄉下教書的老爺卻給我講了許多關于老濰縣的故事,例如一條街上出了兩個狀元啦,鄭板橋做濰縣縣令啦等等。老爺說,濰縣城在清朝已經是很繁華的一個地方了,被人譽為江北的蘇州城呢。說著說著,姥爺還搖頭晃腦地給我吟誦了一首當年鄭板橋寫的關于濰縣的詩歌,可惜我當時沒有聽懂。然而半個世紀后,我竟然在《鄭板橋文集》中發現了這首《濰縣竹枝詞》:“三更燈火不曾收,玉膾金齏滿市樓。云外清歌花外笛,濰州原是小蘇州。”現在想來,濰縣的飲食之所以這么味道精美,這么花樣繁多,濰縣人之所以這么會吃,與此地當年的發達繁榮不無關系吧。

   有生以來,我第一次吃昆蟲也是在姥爺家。記得有一天姥爺做完農活回家時,還帶回來幾串螞蚱和豆蟲,叫姥娘放進一只小盆中并撒上一點鹽。等吃晚飯時,一盤子香噴噴的炸昆蟲就端上桌了。起初我還不敢吃,姥爺便給我做示范,拿起一只炸螞蚱,一下子扔進口中便大嚼起來,一邊嚼著一邊說:“真香!真香!”于是我也半信半疑地嘗試一下,這一嘗不要緊,酥香可口還真吃上癮來了。姥爺忙說:“別吃太多,不然要咳嗽的。”吃過飯后,姥爺又拿出一只蘿卜切成小塊讓大家吃,我一向是不吃蘿卜的,因為嫌它太辣,老爺硬是拿一塊塞到我的口中:“咬一口嘗嘗。”我只好嚼了一下,沒想到蘿卜還有這么好吃的,又脆又甜,還飽含水分,于是又趕忙從桌子上抓了一塊吃,姥爺姥娘見此情狀都笑了。姥爺講,濰縣蘿卜已有幾百年的栽培歷史,濰縣的水土好,再加上用豆餅做肥料,當然就好吃了。記得返回青島前,姥爺沒有忘記給我們帶上一袋子又甜又脆的濰縣蘿卜……

  多少年后,每當我因工作出差而路過濰河平原時,透過夜幕下的車窗,望著那遠遠近近依稀的燈火,我常常難以平抑我激動的心緒,我不由得想起了我那故去的的姥爺,他那披頭的白發,他那覷著眼睛看人的樣子,他那和藹的笑容,還有那些貼在土墻上的竹畫,那些游動在水中的小蝦子,那一串串拴在草繩上的蚱蜢,都會常常在我眼前晃動……


上一篇:天倫之樂   下一篇:沒有了
用戶名:(新注冊) 密碼:
[收藏本文]
發表讀后感:
本欄隨機推薦文章
·母親的味道
·念——故去的你
·奶媽叫千金
·我還要聽這首童謠
·媽,想和你說說話
·父母和孩子
·想念外婆
·粽葉飄香總是情
·舅婆
·青青河邊草,悠悠河岸香
·五叔婆的一天
·懷念母親
相關短文
·天倫之樂
·中秋,致愛我的和我愛的人
·李白詩《靜夜思》、蘇軾詞《明月
·回家的打算始終在心頭
·外婆的味道就是中秋節,月亮也代
·父親的日記
·海龍灣畔話石臼
·《倘若余生安好》
·紙醉碎筆——羈絆
·《后怕》陳云
·律師
·在岔河看見親情

Copyright © 2007-2014 文章閱讀網 版權所有.情感文章,散文隨筆,美文故事在線閱讀
一本久道热线在线 视频_欧美日本一道免费手|2018日本高清国产 青青青草网站免费观看手机青青在线观看国产青青免费观看免费 免费国产亚洲视频在线播放,亚洲视频在线观看2018,av无码